平心而谈\中美贸战持续扩围 六大领域全面博弈
大公网
2019-10-11
07:30:03

  图:中国贸易夥伴结构发生变化,美国已退居为中国第三大贸易夥伴,次於欧盟和东盟

  中美贸易摩擦打打停停,但形势总体上持续升级。美方对华加征关税的商品规模不断扩大、税率不断提高,并且已经超出了贸易领域,升级至科技战、金融战、地缘政治战、舆论战等全方位博弈。

  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兼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 任泽平

  一、贸易战

  在经贸领域,美对华加征关税规模不断扩大、税率不断提高,签署美加墨自贸协定设置“毒丸条款”针对中国。美对华2500亿和3000亿美元商品分别加征30%和15%的关税,基本实现了美对华进口商品的全覆盖。美对华加征关税导致中国出口及对美出口增速大幅下降,1至8月中国出口增速0.4%,全年大概率负增长;其中,中国对美出口增速-8.9%,较2018年下降20.2个百分点。影响出口部门就业、居民消费和企业经营预期,加速订单和产业链转移。中国贸易夥伴结构发生变化,美国已退居为中国第三大贸易夥伴,次於欧盟和东盟。

  二、金融战

  在金融领域,美国发起对中资银行的调查,同时在人民币市场化贬值、中国并不符合美国“汇率操纵国”认定标準的前提下,强行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美国可能在攻击金融制度、制裁金融主体和攻击金融工具(资产)三大层次等方面打压中国,具体包括九大手段(参见《美对华金融战的情景分析、工具手段及应对》)。6月美国法院裁定中国三家大型银行蔑视法庭,8月美国财政部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意图提高施压筹码,为创设更多制裁中国的政策工具提供依据。

  三、科技战

  在科技领域,美国採取六大手段围堵中国高科技行业发展,禁售、打压华为更彰显遏制中国高科技意图。美国长期以来限制对华高科技出口,对华高科技贸易逆差佔美对华贸易逆差总额的三分之一。2018年以来,美国已採取六大手段打压中国高科技:限制高科技产品出口、限制投资、封锁市场、切断供应链、修法撤销对华知识产权保护、干扰正常学术交流及科研合作,打压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高科技企业,试图将中国排除在美国的科技创新体系之外,“科技脱鈎”。

  四、地缘战

  地缘政治领域,美国对中国开展了三个层面的打压:插手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事务挑战主权及领土完整;制裁对华相对友好的国家,间接挑战中国海外经济和政治利益;削弱并污名化中国国际地位和影响力。

  首先是直接挑战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是美国利用其国际地位和实力干涉别国内政的重要机构。NED官网显示1997年至今,NED累计资助香港的反华组织约495万美元,培养反对派和激进“民主”人士。2018年NED累计向三个与新疆相关的分裂组织资助66.9万美元,支持分裂活动。事实上,由於大量此类资助并不会通过公开渠道进行,因此美国实际支持金额将显著高於已披露金额。美国副总统彭斯表示,要将中美经贸谈判进展和香港问题挂鈎。在中国台湾问题上,美国通过政治、军事等手段阻挠两岸和平统一,美国2018年3月通过了《台湾旅行法》,规定美国的政策应当允许美方所有层级的官员访问台湾,允许台湾高阶官员在“受尊敬的条件”下来到美国。

  其次是制裁对华相对友好及有战略利益的国家,如委内瑞拉、伊朗等。委内瑞拉是中国重要的贸易合作、直接投资目的国,由於委国查韦斯、马杜罗政府对华相对友好,美对委发起制裁并支持反对派政府直接影响中国经济和政治利益。截至2017年,中国在伊朗的对外直接投资存量达36.2亿美元,在西亚地区仅次於阿联酋的53.7亿美元和以色列的41.4亿美元;伊朗对华出口石油佔中国石油进口量的8%左右,伊政府对华相对友好。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导致中国企业崑崙银行、中兴通讯等受到明显衝击。

  再次是削弱中国国际地位和影响力。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近年来在多个场合诋毁“一带一路”倡议,称其为对沿线国家的“债务陷阱”,但中国在沿线国家的债务问题上通常是在友好协商后採用展期或免除债务的方式,通过收回抵押资产方式的仅佔全部已披露金额的约2.6%。

  五、规则战

  在国际组织与规则领域,美国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和发展中国家地位等,单方面施压WTO修改国际规则,在其现实利益被触犯时,甚至打破其自身建立的体系。美国长期以来奉行现实主义,规则体系的建立与推翻服务於其现实利益,如美国於1944年主导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的主要原因在於其有利於美国对外经济扩张。在美元危机与美国经济危机频繁爆发、各国纷纷要求兑换黄金影响到美国经济金融稳定时,美国打破布雷顿森林体系,平时满口公平自由以全球道德标杆自居、关键时候以自我利益为中心出尔反尔。近年美国挑战自身建立的自由贸易体系,通过阻挠上诉法官上任、以将WTO争端解决机制陷入瘫痪为威胁,施压WTO修改发展中国家认定标準、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要求改变特殊与差别待遇条款。

  六、舆论战

  在国际舆论领域,美国基本把控传统媒体、新兴社交媒体舆论,联合盟友共同诋毁中国国际形象。全球前十大传媒集团中有七家为美国公司,美国由此把控全球大部分英文媒体,主流媒体在报道时经常选择性偏向美国利益,并不断引导抹黑中国形象。传统媒体方面,採用双重标準区别对待美国盟友与非盟友。如经常购买美国武器的君主制国家沙特阿拉伯的王储因轻微改善女性权利而被西方媒体称为“民主先锋”,而中国改革开放发展市场经济、以“一带一路”倡议带动沿线国家发展被形容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债务陷阱外交”。

  在新兴社交媒体方面,推特、Facebook均删除了为中国发声的帐户和内容。2019年8月美国社交媒体推特公司删除了936个中国帐户、封停20万个中国用户帐号,理由是“散播假新闻,诋毁中国香港示威活动”,社交媒体公司Facebook也以同样理由,宣布关闭7个页面、3个群组和5个帐号。但妖魔化中国的谣言信息、极端分裂分子的帐户依然在推特和Facebook大行其道。美国还联合盟友,於G7会议联合施压中国,意图使中国处於国际舆论的被动地位。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
我是有底线的